時代財經APP
時代財經APP

立即掃碼下載

隨時獲取最新資訊

時代財經微信

立即掃碼關注

隨時獲取最新資訊

時代財經APP

企業第一財經讀本

時代財經APP

怎樣才能逃離“韭菜”的宿命?人氣財經作家程大爺如是說

作者:余思毅 2019-10-19 12:26

程大爺筆耕不輟,除了在《中國證券報》、《證券時報》、“券商中國”等媒體發表專欄文章,出版《股票技術分析實戰傻瓜書》、《假如炒股是一場修行》等30多本投資類暢銷書,《程大爺的朋友圈》等詩歌散文攝影集。

45ef83b3204d4992802219b0414dc44f.jpg時代財經攝“花瓣跌落至時間的深處/它沒有喊疼/如果思念能再尖銳一點/就可以深入/果實的睡眠——程大爺《忽然秋天》”

難以想象,如此絲絲入扣描摹秋天的細膩詩句,竟是從一個終日與股票、數字、交易打交道的中年男人的筆端流出。投資界里面流傳一個說法,“程大爺是證券行業里詩寫得最好,詩壇里投資做得最好的”。

詩歌與證券,這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,竟在程大爺的生活中“和平共處”、彼此滋養。程大爺本名程峰,本科就讀于中南財經大學(現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)商業經濟系84級,畢業后從事期貨、證券交易,目前供職于華泰證券,兼暨南大學管理學院碩士研究生導師、廣州市國資委外部專家。

程峰在大學期間發表詩歌《深山人家》而轟動武漢詩壇。畢業30多年來,他筆耕不輟,除了在《中國證券報》、《證券時報》、“券商中國”等媒體發表專欄文章,出版《股票技術分析實戰傻瓜書》、《假如炒股是一場修行》等30多本投資類暢銷書,《程大爺的朋友圈》等詩歌散文攝影集,還被電視臺、蜻蜓FM等平臺邀請,分析股市走勢。程峰說,正是因為他不斷的思考,一旦形成了習慣,文字訴諸筆端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。

1ae37e3cc2594ac6af69f0867375a029.jpg

近日,程峰接受了時代財經的專訪,細細道來自己誤打誤撞投身金融業成為“中國第一批期貨經紀人”、“中國首批執業證券分析師”的經歷,分享了他所總結的炒股者的“三個境界”,暢談了對詩歌難以割舍的熱愛。

程峰從小與小伙伴們在臘里山一帶玩耍,受到被譽為中國詩歌之鄉的故鄉——湖北赤壁濃郁的詩歌氛圍的熏陶,小人書成了他童年的精神食糧。小時候,程峰的理科不是特別好,他更喜歡作文,每次都被作為范文。但家里并無親人從事與文學藝術相關的工作,程峰回想,“最初喜歡寫作的一個動機大概是因為能跟別的小朋友不同,更出類拔萃。”

在武漢讀大學期間,程峰的創作天賦得到充分發揮,曾獲多個湖北省詩歌創作大賽的獎項。上世紀80年代末畢業后,他被分配到廣州一個國家機關,做政策研究。1994年,因厭倦機關的生活,他嘗試去應聘當時一個很火的零食品牌大大泡泡糖的推銷員。

陰差陽錯,當程峰走到東風中路國際金融大廈看到招期貨經紀人的信息,雖然不知道期貨是何物,但他還是走進去咨詢,而招聘者看他的履歷也恰好合適,就這樣他加入了廣東南方期貨交易公司,成為了“中國第一批期貨經紀人”。

程峰仿佛找到了一個釋放自我的舞臺。從事期貨交易每天面對市場的巨大波動,而且是“T+0”的交易節奏,程峰稱,“有那種熱血沸騰、心潮澎湃的感覺”。當時的期貨交易涉香港恒生指數,美國、日本商品期貨等,開闊的全球視野讓他沉醉其中,收入也一下子漲起來。在機關工作時,一個月工資幾百塊錢,從事期貨交易有時月收入最高可達幾十萬。要知道,那時珠江新城的房子2000元/平米。

與此同時,他開始給《中國證券報》《證券時報》《上海證券報》寫專欄,由于業務精干又能寫,他在期貨界聲名大噪,不久晉升南方期貨國際部主管,管理幾百個經紀人。程峰詼諧地跟記者說:“現在的很多期貨公司的高管都是我當年的下屬。”

好景不長,1995年“327事件”震撼了中國證券期貨界,期貨行業急速衰退。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,期貨行業不景氣,外盤期貨也被停止,有朋友建議他轉行證券。程峰再次站在命運的十字路口。

當時,財經媒體上活躍一大批股評家,他們大部分都只有高中學歷,仰仗著自己的炒股經驗做股評,股評界蕪雜叢生。此時監管部門出臺規定,只有具備本科學歷的人通過資格考試才能成為股評家。在這個背景下,朋友幫助程峰報名了此次的資格考試,他憑借豐富的金融從業經驗竟輕松考過,成為“中國首批執業證券分析師”,由此進入證券行業。

90年代,國人炒股熱情高漲,但股票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是新鮮事物,國內鮮有關于股票操作的書籍。廣東經濟出版社的編輯向程峰約書,程峰僅用40天時間,熬夜寫了40萬字,出版了《股票技術分析實戰傻瓜書》,因為市場反響良好,被重印多次。他又接連出版了《揭穿圖表陷阱》、《投機智慧》等, 這三本書提升了他的知名度。2000年10月,他任職聯合證券廣州營業部的副總,兼任聯合證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師和首席培訓師,同時繼續在各大媒體寫專欄,也重拾了他的詩歌寫作。

其實,作為一個營業部總經理,程峰的KPI考核的任務非常重,但當他下班或周末放松下來,詩歌的靈感就會不期而至。他認為詩歌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,而金融只是他謀生的手段。程峰笑稱,“如果我一直在武漢呆下去的話,也許我會成為一個專業詩人,我的職業生涯就不會轉到證券行業。”

b75bd395a2144164876bb8bb037d5695.jpg

以下是時代財經與程大爺(程峰)的對話:

時代財經:您在金融業三十余年,回溯2007年6124點的“歷史巔峰”,隨后由于全球金融危機下滑到1664點,再經幾番曲折到2015年的5178點,經歷回調、沉寂又爆發了今年的“春季躁動行情”。您怎么評價這些年的資本市場?

程大爺:這是中國股民“失去的十年”,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是沒有任何收獲的。資本市場就是要優化資源配置,把社會上的零散資源導向一些有價值的公司。但在A股市場,因為有利潤和營收的限制,很多優秀的高科技公司無法上市。這十年來,股市表現最好的還是傳統的消費類公司,但它們本身并不代表著一個國家的科技創新水平。

如今,科創板啟動的最大意義在于打破了制度上的掣肘,提高了資本市場的包容度,降低了高科技企業上市的門檻,補齊資本市場服務科技創新的短板。其最大的創新在于,企業不盈利也可以上市。這一點跟納斯達克對標,符合國際上通行的標準。

時代財經:今年春季行情后,您預估下一波行情什么時候到來?

程大爺:國家對炒房的管控是不會動搖的,樓市資金有可能慢慢流出來。目前,中國居民的財富形態中股市的投資比例大約3%,房地產65%左右,20%多是現金,剩余還有比例不高的保險。而日本居民的資產6%在股市上,美國居民近30%在股市,30%在房地產上,還有30%左右在保險上。所以,中國居民的財富往股市上轉移的空間非常大。

此外,未來股市做多的政策意圖是非常強烈。金融對外開放不斷向前推進,包括放開QFII額度,外資的進入值得期待。國際的私募基金、頂級的投行,還有金融集團都在中國設立公司,這是A股一個長期的增量資金的來源。

時代財經:美股在最近幾個月出現了典型的上躥下跳的猴市行情,您此前在專欄里提到,“A股多年來與美股是‘跟跌不跟漲’的畸形關系”。您怎么看美股的走勢?

程大爺:美股見頂的可能性是有的。首先,美國牛市的持續時間已經很長了。第二,美股漲幅是驚人的。第三,這波牛市由科技股推動的,但美國有些獨角獸公司已失敗了,投資者不再愿意為不盈利的企業買單。

比如特斯拉的市值一直在膨脹,但馬斯克的很多承諾沒有兌現。憑什么特斯拉市值到了500億美金這么高?承諾每年量產50萬輛,到年底卻只有10萬輛。美國的經濟走向衰退的苗頭也是蠻大的,特朗普很著急,所以他呼喊美國的利率應為零。

至于美股跟A股的關聯度,我們不必太害怕,從概率上來說,A股和美股出現蹺蹺板的效應比較大的。資本在美股不能獲得較好的回報,流向新興市場,特別是中國股市的可能性比較大。

時代財經:前面您提到美股滋潤了科技公司的發展,問一個微觀的問題,您此前在專欄里面對小米的估值、對小米高管減持做過點評,您對小米的未來樂觀嗎?

程大爺:我之前是抨擊過小米。在中國科技創新有三個層次:第一個是技術創新,就像華為或美國的一些高科技公司在芯片方面的研發。這種創新需要很長的時間,持續的投入,忍受沒有產生效益的寂寞。第二層次的創新是產品創新。第三個層次創新是商業模式的創新。這沒有太高的技術含量,比如外賣、共享單車。

華為、聯想幾乎是同一年代起步,也都在深圳。華為當年沒有什么技術背景,而聯想背靠中科院的計算機所。柳傳志曾與聯想總工程師倪光南出現很大的爭論。柳傳志要先做貿易再發展技術錯失了良機,使得聯想現在淪為了一個缺乏核心技術的平庸公司。

從某種意義上說,小米是一個商業模式創新的企業。資本市場對小米的估值不高,只比格力、美的高一點。小米的產品涉手機、空調、電視機、電飯煲等,儼然一個“家電”公司。上市前夕,雷軍說小米的估值應該是蘋果乘以騰訊,事實上并非如此。一個偉大的公司不應該是過度自我包裝的公司。

又比如樂視建構各種生態,涉足視頻、電視、手機、電影,還有電動車。市場的風口吹向哪里,賈躍亭就建構一個生態。樂視的生態是非線性、不相關、多元化。賈躍亭其實不是想做生態,而是想在資本市場套現。

時代財經:跟您學投資的人很多,專欄里您提到有學生學習了您的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投資理念成功了,能分享一下投資的奧妙嗎?

程大爺:投資有三種境界,第一種境界就是一個新人對市場完全不了解,不知道洗盤、控盤、坐莊。他看盤面,漲了就是漲了,跌了就是跌了,不會去想拉升會不會是一個騙局,不會去引申K線背后的意義。他也相信技術分析的指標,比如移動平均線的金叉,遇到買入信號會深信不疑進去了,漲到某個點看到KDJ出現了一個賣出信號,就賣出。這是第一個層次,就是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。

第二個境界是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。他炒股炒了一段時間,看到漲的信號買入,結果跌了,次數多了,覺得自己上當了,會懷疑買入信號是個陷阱。移動平均線出現死叉,他也不相信要賣掉了。這樣的股民很迷茫,很多股民可能一輩子都停留在這一個境界,沒有形成自己的哲學。他們很多成為所謂的“韭菜”,沒有找到在市場里投資的依據,或標準。

第三層境界,長期的這種學習挫敗之后,會去總結篩選,例如20多個買入信號,哪個信號比較適合自己的風格個性,或者是根據股票類型做短、中、長線投資。這類投資者從迷茫中又跳出來,“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”。

要說投資奧秘,就是沒有一個投資方法是包打天下的,如若勝算是八成,那就不錯了。要接受市場的缺陷和自己的不完美。

時代財經:您終日與股票打交道,為什么您沒有將詩歌和金融結合起來?

程大爺:金融是沒有任何詩意的。要寫打油詩,順口溜也是可以的,但詩歌是捕捉我靈魂深處的某一瞬間的感受,是感性的。金融市場更多是理性的,這兩者之間隔著一堵墻。我曾經想打通,但股市與詩意沒有相通之處,要寫詩太難了。當我面對一個平靜廣闊的湖泊,比如瀘沽湖,它就與詩意地連接在一起。

詩歌對于我來說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,我不認為股市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,只是我謀生的一種方式。我也不認為股市對人生的意義一定比詩歌更高遠,它只是在物質上提供了一定的保障,讓我沒有那么強烈的物質焦慮,可以活得稍微從容一點。

時代財經:您能給讀者推薦一些有價值的書籍嗎?

程大爺:巴菲特《滾雪球》,邱國鷺《投資中最簡單的事》 ,約翰·戈登《偉大的博弈》,艾利森《注定一戰: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嗎?》,阿倫特的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》。

文章來源:時代財經 編輯:王麗麗
100期的走势图